pintolivros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087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向貝克特致敬

第二篇文章接下來追問:貝克特是如何創作出那些一反傳統、令人瞠目的視覺形象的?事實上,作為視覺藝術家的貝克特在其塑造的舞臺形象中,無不滲透著歐洲經典繪畫大師們以及現當代藝術家們的雙重影響。

最後一篇文章則向我們講述了貝克特與眾不同的自編自導生涯。他的導演方法為什麼總是那麼奇特,甚至匪夷所思?他所遵循的導演原則是什麼?作為舞臺導演藝術方面的行家裏手,貝克特對演員造型、燈光、節奏、舞臺設計的探討往往令人耳目一新。

今年413日是貝克特誕辰100周年,當天,愛爾蘭首府都柏林無處不充溢著貝克特的氣息,荒誕派戲劇大師瘦峻的面孔和高聳的灰發被印在旗幟上,高高飄揚在都柏林的大街小巷。

而在遙遠的中國,415日至30日,不但貝克特藝術節在上海話劇中心舉行,一本有分量的貝克特畫傳《貝克特肖像》也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。

更為重要的是,策劃7年的5卷本《貝克特選集》終於由湖南文藝出版社推出。

孟京輝稱文集的出版為向大師穩重地致敬,並興奮地說:一定要去買兩套,一套留給自己,另一套留給兒子。

1953年,《等待戈多》在巴黎首次公演,觀眾反應相當冷淡。評論家瑪麗亞·曼內斯直截了當地說:沒有比它更糟的了。甚至有演員演完後說:我一點都不懂。但是隨著演出場次的增加,再加上羅伯·格裏耶等名家的推薦,傲慢的巴黎人接受了這一反戲劇的探索,這部戲劇接連上演三百餘場,轟動一時。 
事實上,巴黎人在鼓搗貝克特在卡賽爾國際研討會,把貝克特在德國的細枝末節拿出來磨粉切碎時,他們已經是在吃利息了,而中國人卻還沒有把貝克特存入銀行。1983年,《等待戈多》首演過去30年之後,國人才開始從一本《等待戈多》的譯作認識了這位元充滿神秘色彩的愛爾蘭作家。

在全球紀念貝克特誕辰一百週年系列活動中,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將於4月中旬起舉辦《等待戈多》、《莫洛依》、《終局》等多場演出,盛邀台灣、愛爾蘭、德國等多家劇團及演員參演。世紀文景公司屆時將與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合作,為中心的8000多名會員發送塞繆爾·貝克特百年誕辰專刊及部分宣傳材料,中心的會員可以憑會員卡在上海指定的書店以折扣購買此書。此外,文景公司將邀請文化界、學術界人士,在北京的等待戈多特色書吧舉辦有關講座。各大高校的學術書店圖書大賣場亦將是此書與讀者見面的重點地段。 

貝克特75歲的時候曾經稱:在巴黎,人們小題大做,把我的生日慶典搞得像我的百年誕辰一樣轟轟烈烈。我要在生日慶典隆重舉行的那一天悄然離去。去哪里,我自己也不清楚。也許會去中國的長城吧!我要躲在長城背後,直到大浪淘盡為止。 顯然,他的許願未遂。但是關於他的書,終於來了!

 

 

 塞繆爾·貝克特(1906~1989),愛爾蘭小說家、戲劇家,長居法國,兼用英、法兩種文字寫作。二戰期間參加抵抗德國納粹運動,戰後返回巴黎,成為職業作家。創作風格深受喬伊斯、普魯斯特和卡夫卡影響,小說如《莫洛伊》三部曲等,以詼諧和幽默表現人生的荒誕、無意義和難以捉摸,成為20世紀的傑作。他的戲劇成就尤為突出,具有鮮明的反傳統特徵,強調簡潔,注重細節,代表作《等待戈多》1953年在巴黎引起轟動,連演三百多場。貝克特於1969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。 

更多書中內容....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